官方咨询热线:400-606-1838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资源 >>  瑜伽文摘

女性瑜伽泰斗练成记(中) | Geetaji珍贵访谈(1995)

发表时间:2019-11-08 18:53:55    人气:    



人物介绍:Geeta.S Iyengar(吉塔.S 艾扬格)1944年生于印度,吉塔在父亲B.K.S艾扬格的引导下,走上了光耀生命的瑜伽之路。她不但精通印度哲学、医药学和瑜伽经典,完整地继承了艾扬格瑜伽体系,成为其父最出色的学生,同时担任艾扬格瑜伽学院普纳总院院长,最终成为该领域的权威,被誉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女性瑜伽大师之一。



女性瑜伽泰斗练成记(中)
Geetaji珍贵访谈(1995)


(本文由中国艾扬格瑜伽学院转译编辑,资料来源于1995年Chris Saudek对于Geetaji的珍贵采访文稿,请您留意本公众平台,近期,我们将会带来更多关于此次珍贵采访的文章)


接上篇:

Chris:所以你并没有认真考虑如何去开始教授瑜伽。除了瑜伽以外,您还有想过从事别的事情吗?


Geetaji:没有。我曾经对医学研究很感兴趣,但是我的精力并不足以让我去发展它。而因为我对瑜伽产生的巨大的热忱,我对医学的爱好渐渐也就淡化了。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对瑜伽治疗感兴趣的。因为我开始教授瑜伽,学生们就会问我不同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瑜伽必须是有疗效的,所以后来我才对瑜伽治疗感兴趣。


但是我的主要兴趣还是在于整个瑜伽,理疗是瑜伽的衍生品,当我正在教瑜伽的时候,它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即使是对于我的肾炎,我也不是把瑜伽当做治疗的药物。我的练习还是我的练习,瑜伽是我的兴趣,我以前总是从A体式做到Z体式,因为没有书,我只能打开Guruji的相册,学着按照Guruji的方式去做体式,《瑜伽之光》是很久之后才面世的。我只有他的照片,我常常打开照片来看自己做过的体式去重新学习。


Chris:没有任何的指示吗?

Geetaji:没有,Guruji自己不能教我,因为他的工作非常忙。我们很少看见他,当他在家吃午饭的时候,我们都在学校里。他大概8点半才回家,那时候我们已经睡觉了。但是我的母亲会告诉他我的练习是多么规律。我一放学回到家就开始练习,我习惯于放学后先不吃东西,在练习45分钟到1个小时之后才进食。这个习惯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没有人强迫我这么做,现在自我约束成为我的天性,我从来没有计划如何去成为一个瑜伽老师,这也是自然而然发展而成的。


Chris:您是什么时候决定不结婚的呢?

Geetaji:我从来没有想过结婚。我对组建家庭生活没什么倾向。我的婶婶告诉我,当我三岁的时候我就会说,我要像一个瑜伽士一样去道场修行,但是后来我再没有考虑过要去道场。我对于瑜伽的兴趣愈发浓烈,因此我没有想到要结婚,我必须为此而感谢上帝。如果我有其他的爱好或渴望,那必然会让我面对另外一条路。很庆幸,这没有发生。


Chris:您的父母亲也从来不提吗?


Geetaji:没有,他们懂得我,这在一个家庭里面是很罕见的,一般来说,你需要放弃你的这个意愿,但这没有发生。当我的妹妹Vanita将要结婚的时候,我的妈妈问我是否确定自己不会结婚。因为她比我小,按照习俗我应该先结婚的,但是我说我确定自己对结婚没有兴趣。那完全不是我的生活目标。有时候否定也是一种强迫,非常幸运,我的想法并没有被否定。


我就是没有结婚的倾向,我的母亲很支持我,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强迫甚至尝试劝诫我一定要结婚。真是太幸运了,也许会有些瑜伽学生比我对此更加真挚,我一定要把瑜伽作为我的生活方式,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想法。这是上帝赐予的,它非常清晰。


年轻时的Geeta.S Iyengar


Chris:当您开始教授瑜伽的时候,您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练习不一样了?教授会改变你的习练吗?


Geetaji:我不认为教授瑜伽会带来任何的改变,但是会因为自己成熟了,练习就会改变。我没有刻意改变练习,但是当你开始慢慢理解瑜伽的时候,它就会改变了。我告诉你,有一次当我做龟式的时候,这种改变特别明显。当我做龟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感觉到不一样了,我的身体变得很柔软,我感觉到有些不同,像一些生命活过来了一样。


这种感觉发生在我练习的早期,然后我明白了为什么Guruji说你必须要进入到体式里,手部和脚部的收紧让我感觉到身体内有些特别的感受。我意识到我正在内观我的体式,感觉到自己好像越来越充实。我第一次开始知道怎样去内观,我也意识到这就是我在做每个体式时所应该运用的方式。同时,我的问题也让我意识到,自己要怎样去做。


Chris:有一次,我看见Guruji像教授一个学生一样教授您,而您也曾在书上写过,Guruji把您当做一个学生来教,而不是当作女儿。Guruji那么坚持原则而且严厉,你有没有为此而感到气馁呢?


Geetaji:没有,我没有为此而感到气馁,因为作为一个老师,我也会是这样的。他对我很严厉,我也是一个严厉的人。如果你想要你的学生有进步,你必须要求他们以那样的态度去学习。人们常常不懂得这个道理,他们想这太严厉了,太过遵循原则了,太强迫了。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我们必须要有这个意愿,作为一个学生,你必须要有学习的意愿,作为一个老师,你也必须要有教授的意愿。


因此,无论Guruji什么时候教我,我都会感觉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有困难,因为当他在帮助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内在的改变,我自己做是不会达到那样的效果的。我从不为疼痛而感到气馁,疼痛不会太过于困扰我。我不会像别人一样因为痛而大惊小怪,如果我的身体能够更加健康一些的话,我的瑜伽会更加有表现力一些。当一个旁观者看我做瑜伽体式的时候,他们并不会觉得我做得很好,因为我的体式有局限。别人的体式或者会做得更好,然后你会认为他们更像是一个会做瑜伽的人。外面的人可能会问我在做些什么?他们觉得别人比我做得更好,但是对我来说,体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体式即使做得很好,也不代表内在一定有收获。


当我做瑜伽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内在正在改变,这种改变是外在无法察觉的。有些人的体式做得比我好,这是真的,但同时我知道,我的内在正在得到一些什么东西。在一个体式演示的层面来说,可能我正在走下坡,因为我的身体越来越局限,但我从来不为此而担忧,我从来不惧怕疼痛,我可以忍受它。因此即使Guruji现在让我做龟式或是蝎子式,我都不为疼痛而担忧,我的意愿总是存在,因此我会接受它。


Chris:当您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家里有很多事留下了给您来做。我们知道教授瑜伽和操持一个家非常不容易。您能不能给那些需要平衡教授、练习和家庭的人们一些建议呢?有时候这真的很困难。


Geetaji:这确实难。我的母亲在我人生的一半时就去世了,是我正在成长的时候。如果她还在的话,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更多的时间去进步。母亲的离世让一切有了限制,这是事实。但是同时,当有了一个如此强烈的兴趣时,我们就有两种方式去看待它。外面的人看来,也许会觉得我会因此而放弃、失败,但是对我来说,我认为我能接受,我必须接受它。我清楚地知道,这并不是我的生活本来的情形。


在我的体式上,我表现得很好,即使习练的缺乏让我有一点退步。有时候我也会怀念练习,我不会说那时候我的练习很规律,我身上的责任让我没有办法完全规律地去练习。但当我有时间的时候,会全部用来做瑜伽,因为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阻断了我练习。


当有客人来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在厨房煮食物给他们吃,所以不能做到很严格地去练习。男人则不一样,他们可以紧跟自己的计划去练习,在办公室的时候或者在工作的时候或者任何他们计划的时间内都可以。他们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别人的支持,让他有时间去安排自己的事情,比如他们的妻子或是母亲,女人们帮助男人维持他们的计划。对于女性来说,这难多了,因为你要时刻准备着一些突发的要求,我们必须照顾男人。


历史图片:Geeta的父母亲,艾扬格大师和妻子拉玛玛妮


Chris:但是这种牺牲也是瑜伽的一部分,不是吗?


Geetaji:是的,这就是你必须接受的生活。你可以做什么呢?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可以非常严格地去遵循我的时间安排。但是当有时间的时候,你就必须好好用它。


我们来举一个例子,我今天早上计划练习呼吸,但我还没有练习。我的桌面上有非常多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样去清理它们。经常都会是这样的,现在的周三,我有一屋子的工作需要做。因此我早上8点半就来到修习室练习。9点15分开始上课,我太累了,因此只做头倒立。


也许你会问到底我有什么工作需要去做,因为我不去办公室,而只是待在屋子里,人们就会问“你做什么呢”。过去的几个晚上,每晚到十二点,还有今天早上,我都一直在修正《瑜伽经》的录音带,只有我完成了这个工作,Guruji才能把它发出去,我也在检查《呼吸之光》的翻译,其次还有很多很多的信件要看。


Chris:我很好奇您的惯常的一天是怎么样的,但是听起来您的生活似乎没有惯常。


Geetaji:是的,没有惯常的一天。但是在周六周日的时候,我都会把时间用来记录Guruji在国外的一些问题的回答,现在我们大约有200道问题已经完成整理可以发布,还有两个特辑的问题放在我的桌面上,需要在这个月内完成。


Chris:你一般什么时候起床,几点睡觉呢?


Geetaji:早上4点30分我就起床,一般都是晚上11点睡觉,我睡得不是很多,这会导致一些问题。


Chris:所以你的练习得要看你当天的安排?


Geetaji:是的,没错。


(未完待续...)



图为2012年Geetaji在普纳总院给传承班的中国学员上课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课程设置 师资团队 教学环境 新闻动态 学习资源 联系我们

电 话:400 606 1838
邮 箱:study@iyengar.cn
艾扬格瑜伽学院:广州市海珠区启迪中海科技园7A楼
杭州瑜伽学院:杭州市凤凰山脚路7号凤凰1138园
北京瑜伽学院:北京市朝阳区李家坟7号院创意总社1949传媒产业基地

服务热线

400 606 1838

  •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 客服微信

    客服微信

Copyright©2019 广州艾扬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25933号      网站地图